需离千米之外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 2020-06-04 20:16
我勉强打坐了一阵,终静不下心来。逝之沙幽幽的叹息了一声。我知道她叹息什么。方才分析蚩尤的心障,我说得清晰透彻,可我自己何尝没有心障在?待体内斗气差忽补满,我张开眼睛,玉阿姨和余定山坐在我身前,目光温暖关切。我对他们一笑,道:“余叔,请你帮个忙好吗?”余定山点头道:“姑娘请说。”我道:“请去那边把飞船残骸清出来。残骸里应该有五个宇眠箱,我想和我大哥大嫂同来的几个姐妹可能在里面。”余定山犹豫了一下,道:“姑娘,你可不要抱太大希望,飞船都摔成这样子……”我道:“余叔不必过虑,如果她们能及时躲进宇眠箱里,就不会有事的。那宇眠箱乃是用玄精铁母所铸,非比寻常。我想一定是让她们躲进宇眠箱里,大嫂才会出事的,唉,大嫂的脾气一点都没有改……”余定山点了点头,亲自带人去了。玉阿姨拿起我的手,低着头道:“楚楚,若非是我们,你大哥大嫂他们就不会出事,我心里……”我打断她道:“玉阿姨,你错了。这事早晚都会发生的。阿姨也该看出来,我和大哥大嫂都不是普通人,若说起来,我们是类似大师他们的修持者。修持者有应劫一说,这是劫,和阿姨你们无关,阿姨懂吗?”玉阿姨道:“可是……”我道:“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阿姨本就是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现如今怎么计较起如此小小的得失来了?别想了,楚楚和大哥都不是那种人。”我拉着玉阿姨站起来,一边道:“阿姨可别这样子了,你让楚楚不好意思了呢。我们去看看我大嫂她们吧。”天机大阵已经收起来,众人围成一圈,居中山征杨盘膝而坐,薛丹身体平卧在一张软垫上,眉间黑气蔓延,周身却依旧柔软如常。十四位大师跌伽打坐,闭目垂眉,口中低低吟咏。我来到山征杨身边,缓缓坐下。山征杨双眼睁开,清灵之中隐带疲倦之色,还有一丝无法察觉的迷茫。我凝视着他的眼睛,道:“你明白了吗?”山征杨微微点头。我道:“无论怎样,我都该称你为大哥才对,是吗?”山征杨身子一震,苦笑道:“大哥永远是你的大哥,这话以后休要再提。”我看着他。山征杨又道:“我已经通知了家里人,很快就会有船过来,把玉阿姨她们接走。家园里平西那处庄园就给阿姨她们经营吧。另外,幽兰几个没事的,在你嫂子把幽兰最后一个送进宇眠箱的时候,蚩尤的混元魔气击中了她,连我催至十二层的翼翔神功都挡不住……”看着他强作笑颜的面容,我心中大痛。我柔声道:“大哥,这是嫂子该遇的劫,不要太难过。以嫂子的先天福缘,一定会挺过来的。”山征杨面色不见丝毫放松,他低低道:“小丹向来身子薄弱,若非如此,医皇他老人家怎会把她留在我身旁。可惜,我有负所托,不能护她周全……”我心中慨叹,道:“大哥,你明知道其中原委,还在此自怨自艾,若是我告诉了活佛他老人家,你定又要挨骂了。”山征杨摇摇头,道:“无论谁骂我,我都不在乎了。我什么都不要,只要我的小丹回来。”我心中一凛,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眉头一皱,有了计较。我抬头道:“大哥,小妹的话,你信吗?”山征杨道:“以前半信半疑,现在完全相信。”我苦笑。我道:“大嫂至少要七七四十九日才可能会苏醒。”众位大师纷纷睁眼,山征杨眼中精关一闪,道:“四十九日?这么长?什么叫可能?”我缓缓闭目,嘴里道:“大嫂现在正处于天人交接之际,其中少有差池就会铸成大错。你若是如此守着她,思虑缠绕,要她如何静心修炼?”山征杨大震,道:“不行,我不可以离开这里半步……”我蓦然睁开双眼,眼中黄芒暴射,口里沉沉道:“听不懂我的话么?此刻岂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手中一指千多米远处的一处山头,我接着道:“要守着,需离千米之外,不能出声,不能拿真气勘测,既使你看这里的时候,也不可眼含真气。去吧。”我抬眼对周围众人道:“请各位大师和叔叔阿姨也离开这里,我会用天机大阵将这里锁住。”我的话,无可辩驳。山征杨还待申辩,被智元大师扯住,无奈往那山头飘去。我待众人走散之后,催动“天机锁魂·精关”,直径两千米。没有我的许可,任何人都进不得阵内。我飞出得阵来,落在山征杨身旁。山征杨背对大阵,浑身簌簌发抖,看也不敢看阵中的薛丹一眼,怕一时忍不住,破阵入内。我低低对山征杨的背影道:“大哥,可知在凤栖家园,除了大哥外,谁和嫂子最亲?”山征杨嘎声道:“自是小妹你。”我又道:“可知在凤栖家园,除了大哥外,又是谁对小妹最好?”山征杨低低道:“该是小丹。”我道:“以我和嫂子之亲,大哥,我会害嫂子吗?”山征杨道:“妹子你误会我了,我只是想守在小丹身边而已。”我叹了口气,又道:“大哥,我已经修成了元能。在我们这几百人内,甚至放眼天下,都不会有人比我更清楚嫂子现在的状况。小妹说的字字真言,你要坚守才是。”山征杨道:“小妹所言不假,大哥深信。可是……”山征杨眼中泪出,“可是,你知道吗,你嫂子她,自小随医皇四处奔波,身子嬴弱非常,以医皇医术之高竟不能使自己亲生女儿健康如常人……这,这,难道是上天的惩罚吗?……不,不行,眼前可见就是永别,我得到小丹身边,我要进去!”转身就往阵里冲。我唰地拦在他面前,几乎是吼道:“大哥!你的思虑确实会影响到嫂子的意识,若因你而致嫂子生出差错,你会后悔一辈子!”山征杨蹬蹬站住,眼睛直勾勾地望向阵心平躺的薛丹,越想越苦,越想越难过,胸口一团热浪上涌,禁不住哇的吐了一口鲜血,仰天往后倒去。我眼中含泪,抢步上前把他扶住,水灵斗气缓缓送入他的胸口。山征杨嘴唇紧抿,嘴角满是鲜血,眼睛呆呆地望着天空,竟似失神一般。我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难过。我哽咽道:“你不要再吓我了好吗,嫂子现在正在生死攸关,你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叫我如何向爸妈交待?”山征杨颤抖更甚,他缓缓坐下,脸上两行泪流了下来。父母年迈,孩子刚七八岁,妻子正处天人交接,这个时候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如此糊涂?正难过之际,忽如其来耳边响起六位高僧同时念诵的《金刚果论》,直如暮鼓晨钟,震聋发聩:“……云何名金刚心?此心人人本有,个个不无……心是身主,身是心用,所以者何?佛由心成;道由心学……福由心作;祸由心为。心能作天堂;心能作地狱……佛言: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本来不生,本来不灭,只因迷悟,而致升沉。何以故!众生常迷不觉,所以永劫堕落。诸佛常觉不迷,所以永成佛道……”《金刚果论》计九千八百一十二字,六位百龄高僧依字念来,吐音清润圆长,不疾不徐,不缠不休,六音重叠却有微微差别,一时洪洪荒荒,禅音悠扬,天地共振,闻者仿佛踏入了一座千年古刹,耳边有无数高僧在同声吟唱。山征杨本就是佛门弟子,佛音对他的影响力远甚常人。六位高僧的吟咏声中,含带了佛门不传之密金刚证心决,其震撼心魄的力量更是非同小可。《金刚果论》尚未唱完,山征杨脸上尤带泪痕,也跌伽坐地双手合什,头顶莲气荫蕴,脱离困惑、缓缓入境去了。良久,天地间梵音消隐,六位大师竟也低眉垂目,纷纷进入不忧不喜的大圆融至境。天成子在一边低低叹息道:“山征杨修持能藉《金刚果论》入定平心,倒是不奇。奇异的是,想不道这位修持竟能藉梵音交感之际,将六位大师也带上新的层次,他果然不愧是千年来首开天眼者……”若虚师太双手合什,也是低声道:“因果循环,莫不如是。若是六位师兄因此得证正果,深乃我佛门大幸也。”※※※我在一边眼望远山,垂手肃立,汹涌秋风舞我衣袂,散我秀发,我却罔然不觉。“……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本来不生,本来不灭,只因迷悟,而致升沉。何以故!众生常迷不觉,所以永劫堕落。诸佛常觉不迷, 免费提供两码中特所以永成佛道……”这句句真言兀自在我的心海里震耳欲聋地轰响着。觉?是否我心里从无佛性,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历史记录查询是故常迷不觉, 香港刘伯温平特一码难以挣脱凡思俗愿?还是我宁愿永劫堕落, 香港六合平特一肖最准论坛也不愿放弃尘世间的情孽纠缠?良久,我摇摇头,虽则这个问题早晚都会临到我的头上,我始终都不敢想像没有情和爱的神会是什么样子。我对逝之沙道:“您能不能告诉我,我为什么会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逝之沙沉吟了好久,最终道:“那是因为你识海里的元能已经感悟到了什么……”我道:“什么?”逝之沙道:“心障尔。”她随即闭口不言,无论我怎么哀求都不再有回应了。※※※我百无聊赖地坐下,望着前方大阵里犹自毫无知觉的薛丹。四十九日后,若是她醒不过来会怎么样呢?我想都不敢想那后果。芒空师太这时来到我身边,缓缓道:“姑娘,贫尼心中有几个疑问,不知姑娘能否回答于我?”我收拢心神,忙道:“师太切勿如此,小女子若能回答,必定给师太一个答复的。”芒空师太道:“方才那蚩尤神曾带有六个幽幽黑影,你和蚩尤神对答时,它们却不知何时消失了去,姑娘可知那是怎么回事?”我道:“师太不用担心,那六团黑影本是五千年前被黄帝散落天涯的蚩尤血躯六个部分,蚩尤一去,它们自也不会重现人间了。师太问此事可有缘由吗?”芒空师太道:“当初贫尼起身赴灵能异境之时,曾听闻西疆出现六个无名鬼煞,作恶极甚。若是它们是蚩尤血身,重复地下,那就好了。”我缓缓点头。芒空师太又道:“姑娘,方才你第一个灭缺光球足以削平一座千米高山,你为什么不直接打那蚩尤?后来那鼎天力士擒住蚩尤后更是放他走了。我真担心那蚩尤狼子野心,会去而复返。”我笑道:“这个大师却不必担心。我之所以第一个光球没有直打蚩尤,除了是为了后来的所谓大灭绝令造势外,更是因为那个光球伤不到蚩尤神的根本。蚩尤神乃是大地育化,我现在若是一条小河,那么他就是大江,师太明白其中分别吗?后来的那力士乃是上古神卫,我只是借用他的部分力量,他的实体远在不知多少距离之外。他虽能最终擒住蚩尤,却为了压抑两强冲击的外溢气劲,所用力量已臻七星芒阵的极限。所以,不是他不想杀,而是杀不了。至于蚩尤的出而反尔嘛,师太倒是不必担心。他终究是万年育化的神灵,非普通小妖小魅可比,若是去了便是真的去了,不但不会与我们为敌,说不定以后还会帮助我等。”芒空师太微微点首,双手合什,没有再问什么。这时,余定山一群人拥着五个面带泪光的少女往这里疾步走来。不是别人,正是莫幽兰五个姐妹。我心中叫苦,我这五个姐妹性子刚烈,和大嫂薛丹最为交好,她们要是闹起来,谁都惹不起。刚平息了一个,又来了五个,这可如何是好。我起身迎了上去,五人相见,自又是一番哭哭啼啼。莫幽兰道:“楚楚,快解开大阵,让姐姐进去看看小丹。”我拉着莫幽兰的手,拿出手帕帮她擦泪,道:“兰姐,你是我们六姐妹之首,可要拿定主意。嫂子现在正在天人交感的紧要关头,丝毫受不得外人打扰。你瞧,现在我大哥都老实地守在阵外,看都不敢看阵里的嫂子一眼。迟些再进去好吗?”五人里最小的妹子梅渊眼带泪光道:“楚姐,让我们进去吧,我们等不了四十九天了。”其它几人也是梨花带雨,纷纷哀求。我的头一时涨成了五个大,应了这个,却应不了那个,赶忙用目光向芒空师太求救。芒空师太会意,她口喧佛号,道:“几位姑娘,请随老尼姑来,老尼有话说。”芒空师太年岁已经近百,皓眉苍颜,口音虽慈祥,却有种不可抗拒的威严。五位姑娘看了我一眼,心中虽急,也不敢违抗一个老人家的话,依依不舍地随芒空师太去了。我不禁长出一口气,心道还好有师太在,否则真是大大的麻烦。如果有五个美丽的女孩子满脸泪痕地恳求你做一件事,你怎么办?你最好求神拜佛别遇到这样的事。否则,让你跳火海,估计你也会去做。※※※看着安静围在芒空师太周围的五个姑娘,我心中一动,近日来,我的精神和身体之间的隔阂似乎有加大的趋势。这几天上演的闹剧,岂不都是我这颗心的杰作?似乎有违这身体清净悠然的本能?我不禁向逝之沙问道:“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本没想得到回答的,没想到逝之沙竟出声了:“孩子,你的身体正趋完全能量化,形神分离是正常的。”我惊道:“那意思是,我随时都可以……”逝之沙:“时刻一到,机缘自来。”正在盘膝打坐的山征杨忽然睁开眼来,眼中暴出一道厉闪,迅即收回眼内。几乎是同时,六位老僧也一一睁开双目。目中神光凝运,似乎比先前多了一层东西。几位大师同时合什,内幕资料智元大师对山征杨道:“多谢山修持神力,助我等再上高峰。他日若能得成正果,当拜修持所赐。只是不知,此次来的又是何等妖物?”天青子等刚要为智元大师等道贺,听到后半段悚然大惊。而我则早在山征杨睁开双目的同时就跃上了半空,秋风夜雨匹练般撒下,四处蔓延。一股隐藏至深的血腥怨气正从某个不知名方向偷偷潜来,被我和天目大开的山征杨发觉。山征杨嗖地飞了上来,眼睛却看着远方阴山主峰的半山腰处。他道:“妹子,你主防。”我的秋风夜雨迅速往他的目光汇聚处射去,立刻捕捉到了数团浅浅的红影随着地表起伏移动。其行踪诡秘异常,若非细细分辨还真被它骗了过去。我道:“不急。大哥知那是何物吗?”山征杨目光似是平复如常、无喜无忧,隐约中还有一丝森冷。他道:“天怨血灵,吸血族惨死后的亡魂物化而成,生性残忍。此次来了共一百三十二名。”他侧头看我,道:“不能有丝毫怜悯之心,见之必杀。”怪不得山征杨动了杀机,竟是天怨血灵这种妖魅。天怨血灵出现时日并不多,它们源自出没在极北苦寒之地、上几个世纪核试验的废墟之中的变异人类――吸血族。听老一辈的人讲,吸血族出现时所过处皆是一路枯骨,造成了整个欧亚北方大陆的恐慌。当时银联还未出现,五个大陆上一百六十多个国家少有的齐心合力派出精锐部队剿杀吸血族。一番大战后人类付出惨重代价,而吸血族也悉数被剿灭。没想到过了几十年后,这类怪物竟又出现,而且已经进化到了更高的层次。后来才得知它们都是在上次剿灭中修为较高阶的吸血族惨死后未散的亡魂物化而成,也就是现在的天怨血灵。天亦怨之,可见其凶虐残暴的程度。可惜它们的时运比之原身更是不佳,当时恰逢母神诞生。它们刚刚有所猖獗之时,就被母神召集五块大陆上各种教派顶尖高手三百余名,一举将千余个血灵击杀于极北的寒冰沼泽,只残余部分高手护着它们的王不知躲到哪里,销声匿迹了几百年。我飞速下降,将不知发生何事的众人招入阵内,大阵收束到五十米方圆,并将薛丹外围另设了一重护罩。我对十四位大师道:“这次来的是上几个世纪出现的天怨血灵。请众位依旧坚守阵内,主持大阵。同时请大师小心看护阵心的大嫂,旁人千万碰不得她的身子。”我别有深意地看了看莫幽兰五个姐妹,跃身飞出。来到山征杨身边,我对山征杨道:“它们在等什么?”山征杨目光闪动,道:“等它们的王,血灵王。看来它们是初次出来,气机中有种猴急的感觉,否则也不会被我这么早发现……”他转首对我一笑,道:“妹子,谢谢你啦。”他笑起来虽比苦着脸好看些,但眉目之间的忧郁仍是未去,令人心酸。我一别脸,一撅嘴,道:“谁稀罕你道谢,刚才不知是谁在那哭哭啼啼,比我小侄子都不如。”山征杨脸色轻红,不再言语。我偷眼看他,不禁格格笑了起来。山征杨微笑,他道:“你还笑呢,这些东西就是冲着你来的。”我点头道:“我知道,听闻吸血族最善感知人的生机,尤其是女人的生机。这血灵该也差不哪去……大哥知道它们的弱点吗?”山征杨点了点头,笑道:“它们的最大弱点,就是太好色了,哈哈哈……”这次,是真的开朗一些的笑。下面的众人傻傻地看着我兄妹二人在百米上空嬉笑怒骂,一个个羡慕得不得了。莫幽兰五姐妹静静围成一圈,怔怔看着阵心护罩内的薛丹,根本没有把外面的什么血灵放在心上。梅渊翘首上望,道:“大哥和楚姐又在玩把戏,每次他们这样的时候,对手都会很惨。”余定山在大阵外围,仰首上望,嘴里却是对余甚力道:“小力,这才是谈笑用兵。”余甚力幽幽道:“不错,他们虽在嬉笑,可身上的气机并没有丝毫的削弱……咦,他们的气机感应怎么会变动得这么剧烈?”山晓楚在半空中的身影忽然猛震了一下,然后如断线的风筝般飘飘摇摇的坠了下来,被山征杨急坠接住。众人眼里,山晓楚面若金纸,气若游丝,眼睛紧闭。突如其来受到重创,余甚力大急,就要冲出大阵,被余定山拉住。阵内众女眷一个个花容惨淡,骇然惊叫,十四位大师皆是白眉轩动,气劲狂涌。大变突来。天地间呼啸嘶吼声滚滚涌来,腥风四起,只是转眼之间,周遭的清朗空明就被昏厄混浊所吞噬。腥云密布、骇浪翻滚之中,隐见数十条血影往山征杨立身处激射过来。天机大阵一遇邪魍,反击之力顿出,外侧震天石碑青芒泛起,阵顶问心珠光华大放,四面铜镜、八粒玄珠缓缓绕动,阵下的八卦阵图亮起白芒。外界鬼音呼啸、腥气纵横,阵内则是梵音回荡,正气浩然。数十道血影奔射之中,滚滚扭动,后来竟交错浑融成为一大团,外层血雾激荡,厉啸更甚。砰!血团正正击在山征杨甩出的一道白芒上,血影翻飞中血团碎成数十小团。以山征杨之能,亦被击得身形晃动,往后激退。被击的同时,他竟脱手了,山晓楚的身体被甩了出去!智元大师高呼佛号,袍袖鼓起,催动问心珠射出一道灿目白光,欲把山晓楚的身体引入阵内。半空中的山征杨似是被激怒,背后羽翼蓦地大展,之后化成遍体的亮白光刃,身子激旋如陀螺,疾飞掠来,将就近十几个血影铰成漫天四散的血块。异变又起。一道比先前的血影浓重了十几倍的猩红血团从不远处破土而出,电射而来。它挥出一道血芒差忽毫厘间在大阵的白光之前把山晓楚的身体裹住。随即血影翻滚,血雾四散,一个巨大狰狞的怪物在众人面前露出面目。整个怪物就如一个人形的血球,面目模糊不清,浑身上下长出无数尺许长的吸管。血灵王!阵内女眷一见之下惊恐万状,有的大叫一声就吓晕了过去。山征杨身形不停,径直往怪物掠来,所过之处,血影纷纷肢离体散,血光四溢。血灵王身形扭动变形,身外万千吸管蓦地伸长。那吸管头部纷纷张开来,露出里面血腔细牙,狰狞恐怖,令人周身寒毛倒立。嘶嘶声响中,山征杨晚了一步,山晓楚的身体已被血灵王用那恐怖吸管密匝匝困在内部。“砰砰!”两声闷响,大阵和山征杨分别射出两道白芒狠击在血灵王身上,血光迸溅,血灵王狂嘶一声,吸管猛收,随即身子竟团成一团,将山晓楚的身体紧紧裹在内部。空中四处散落的血块像是遇到了一个巨大的磁铁一般,疯狂往血团吸聚过来,地下也有条条血芒破土而出,片刻间血团膨胀了七八倍不止,滚滚蠕动,嘶叫连连。大阵里今何忘嗷嗷怪叫,一跺脚就往阵外冲,走了几步砰的一声被大阵光膜弹了回来。十几位大师袍袖鼓动,却不敢有任何动作,深怕伤到血团里山晓楚的身体。山征杨的身体猛地顿在半空中,手印变幻,万朵莲花在手上盛开,眼花缭乱间不动金刚印内结,大日如来印外缚,最终指尖轻颤,莲花徐徐内收,丝丝雷芒随着手印结成在其周身缠绕,天上雷云急聚:手印中至刚至猛的梵天九雷决!可是他的九雷决也只能隐忍不发,等待时机。砰!巨大的血团坠落地上,其内部滋滋嘶叫声渗入众人耳鼓,再见其外部滚滚蠕动翻涌的肢须吸管,众人又惊又怕又怒又恨,却也无可奈何。谁知道情形急转直下到了这个地步!当然,事情并未是他们想像中那般样子。当最后一缕血芒从地下飞出,山征杨闷喝道:“梵天无极,九雷正道,无!”同时手指颤动,天上几丝蓝汪汪的雷芒透出云层,盘旋回动,不片刻间已在万米高空聚成一个肉眼可见的芒球。地上巨大的血团嘶叫声蓦地高涨,同时人们觉得那腥恶血团在逐渐膨胀着。血团外层纠结更紧,条条缕缕迸着血光,竟似要融在一起一般。嘶叫声中,智元大师等隐隐听到格格的断裂声。蓦地,血团表面露出一丝缝隙,一缕淡淡金光从里面透射出来。血团内部格格断裂声更剧,随即其表面不断有缕缕金光迸出。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那透体的金光,再傻的人也明白那是什么。今何忘攥着大刀的手心已满是汗水,可他兀自全身贯注地盯着,呼吸都似停止。当金光几乎将整个血团表面布满时,血团蓦地爆炸,分崩离析成无数碎块,并被随后怒射的金光灼化成尘,点滴也未留世上。从山征杨九雷决出,到血团爆炸,这之间只是呼吸间的时光,可不知为何,人们竟能清晰看到其中每一个细节。血团内部发出一声剧烈的斯吼,显然小了许多的血灵王冲破金光,直没土里,迅即往远方逸去。山征杨的手印终于发动,只闻一声厉啸,九道幼细蓝芒从天而降,倏地入土,将那逃逸的血灵王从地下击了出来。只见它浑身电芒缠绕,血光飞溅,哀号连连,还在垂死逃逸。雷球到了!身形刚飞起在半空中的血灵王被雷球摄住,体形比它大上十几倍的雷球就如风过细沙一般,嗖地透体而过,狠击在大地上,激起百多米高的沙尘碎石。在沙石溅起的一刹那,人们能够看见那血灵王的身体如沙子般蓬一声散落,随即被灼烧得一干二净。和当日旱魅被击毙一模一样的结果,皆是魂飞魄散,不留一丝痕迹在世上。山征杨缓缓落地,面色发白,显然是在后怕。而那炸碎血团的中心处,灿灿金光已在渐渐消隐,露出里面双目紧闭的人来。山征杨上前一步刚要伸手问话,忽地发现什么重要的事一般,背后羽翼再度暴起盈盈白光,用一个光芒闪烁的大球将山晓楚带有淡淡金色的身体围在内部。金色渐渐隐去,消失,然后平静了刹那。一声清澈的脆响,似是豆夹开裂,从山晓楚的脚心处响起。随即,脆响连绵而来,由缓及快,由疏至密,那身体由脚心始,沿膝盖到小腹,上华庭,过梗嗓,整个身体一路密爆声起。当头顶泥丸宫终被脆响冲开之时,她的身体白光大作。那光芒盛开如一朵巨大的莲花,荫蕴莲气,如幻如梦。白莲之体,终于大成。天际嗡鸣声忽来。一艘浑体黝黑的巨大飞船破云而出,同时,有一粒黄点从飞船上一闪,划出一道断断续续的黄线,直往这里飞射过来。竟比飞船还快上许多倍!转眼间,黄点放大,是一个人。山征杨讶道:“小楚,你怎么来了,你……”是萧楚(灵魂是金陵)。他周身深黄的真气缭绕不休,眼里白芒大盛,头顶竟也有莲气荫蕴。他仿佛是痴了一般,看也没看山征杨一眼,如水一般透过山征杨的护罩,头顶的莲气迅速和内里正怒放的莲光融在一起。呼啸声霎时间高扬了起来,白莲之体白光之中又放金芒,一条无形的链条将萧楚和山晓楚两人的身体紧紧连在一起。金白两色光芒烈到极处,人目已经不可逼视,隐约间,两人的衣衫纷纷被强能化成了灰尘,金白两色的能量在二人间交换运行着,能量蛛丝百结,繁复到了无可繁复处。山征杨扭头看了看天机大阵中好似沉睡的妻子,凄苦中有所了悟。十四位大师早已各自跌伽坐地,口中不知在诵念什么经文。不远处,那艘黑色飞船也已落地,卢涛一行人正疾步掠来。萧楚和山晓楚的能量交换终于有了结果,只闻嗡的一声强鸣,两人分别弹离开来,身上的衣服也于刹那间重组覆盖身躯。他们同样的姿势往后仰倒,同样的双目紧闭,也是同样的脸有泪痕。山征杨收回能量罩,和卢涛两人分别上前,一一抱住。余定山和十几位大师当先冲出阵来,余定山焦急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也没什么。先前是以我为饵,将血灵王等吸引过来,准备一举灭之。血灵等乃是亡魂物化,最善逃逸变化,我们本意是将他们引出来后,用强大的能量将他们介于物质和能量之间的身体锁住。没想到当中弄巧成拙,几乎被血灵王拣了一个大便宜。一切都起因于当时我和山征杨谈笑时,我忽然收到远方金陵传来的强烈训息。那一缕训息,竟引发我身体里的大变,灵魂身体提前分离。于是我的身体从天坠落,似是死掉了一般。直到血灵王将我的身体裹住,激怒了逝之沙,她释放出两万三千余重斗气波,将血灵王引来的其它附体血灵催化成尘,只有血灵王忍痛逃逸,后也被山征杨的梵天九雷催化干净。再之后,两万多重斗气激发之下,白莲之体终被激化,从脚底涌泉到头顶泥丸一路彻底转化为纯正的白莲圣能,这个身体里另一件上古神器圣心莲花也被唤醒。阿陵到了之后,受圣心莲花所引,立刻和我进行了灵魂对换,这期间又掺杂着元神识窍、记忆回流、神器认主等诸多繁复步骤……至此,我与这副身体有关的所有工作都已完成,终将她原原本本地交给阿陵这白莲仙子的真正宿主,而我,也回到了我原来的身体。我和阿陵几乎同时睁开双眼,而且做出的动作也几乎是一模一样。我们都举起了双手,然后惊讶地看着。良久,我哑然一笑,舒服地伸展了一下四肢,只觉浑身上下从未有过的舒畅。从此,再也不必为胸前坠着沉甸甸两团物事而难过,再也不必每日被迫洗三次澡,再也不必束手束脚惺惺作态,再也不必担心想说脏话而说不出……好处简直是太多了!“哈哈哈哈……”我开怀大笑起来。阳刚之气,让我自己也是沉醉。阿陵犹在凝视双手,眼神沉迷,可能还在消化这短短十几日我留在那身体里的记忆吧。山征杨正在旁边向余定山费力解释刚才发生的事,大部分人的注意都被吸引到了他那里去,偶尔人们会拿眼看看兀自发呆的阿陵,也就是现在的山晓楚。我这一阵大笑,把人们的目光都引了过来。山征杨道:“小楚,你终于醒过来了。还是你向大家解释一下吧,我也有些糊涂呢。”余定山等人目带疑问,都在想这萧楚刚刚到来,怎么会比山征杨还要清楚?我可不想接这烫手山药,道:“我?还是问阿……问楚姑娘好些。”那边阿陵缓缓抬头,目光涟涟,光彩耀然,众人一见之下竟惊呆了。

  来源:武汉卓尔

  福彩3D第2020065期开出奖号294,试机号925。

,,白小姐选一码期期准

Powered by 香港九龙高手论坛精选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