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二名战士布成三圈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 2020-06-04 18:15
今夜的天是阴着的。萧楚从黑暗里一路摇摇晃晃走来,裹紧了衣服,闪躲着路灯显得昏暗的光。有些冷。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有去来兮正在加紧修复主馆,机器嘈杂的摩擦声隐隐可闻。在主馆外面的长廊上,贴出了一串醒目的讣告,祭奠那些在逍遥教一战中不幸遇难的人们。萧楚颤抖着双腿,在橱窗前面站了好久。橱窗的玻璃上,他看见无言的自己,嘴唇冻得发紫。接着隅隅而行,他的心里却倦了。整日里在期待着什么呢?也许几十年几百年后,也会有这样一则讣告放在一个角落里,告诉世人,这一个,现在正在看着什么的人,去天国了。变成土后化成灰,再也不会想什么,叹息什么。他多么希望他不理解这些。沉默。有时候他很难理解自己的沉默。就那么没有来由地,心就沉在那里了,看似没有一丝波动,可事实底里却无数股暗流在搅动着,让心透不过气来。有人讲男人的沉默是抗拒的表现,其实,他抗拒的只是那些刺痛了他的罢了。他沉默的时候,所表露的东西更多,你没见他那迷乱的眼神吗。沉默,是一种温缓的表达方式。而且,他并不是他,至少灵魂不是。他其实是她,其实是金陵。在萧楚现在的这副身躯里,只有一个灵魂,那就是金陵。当日,她之所以没有回应萧楚的问询,就是因为她已经被告知,萧楚到山晓楚的身体里是要去完成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一件连萧楚本人都不知道内容的事。她的痛苦,并不比萧楚少。现在的这个人,拥有原本萧楚的身躯,灵魂却是金陵的。这是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人,该如何称呼他(她)?其称呼之困难,就如同另一个,拥有着原本萧楚的灵魂,而他现在占据的身躯,却是命运注定了将要归属给金陵的。这就如两听饮料,一听是牛奶,一听是果汁。可命运偏偏开了一个玩笑,要把牛奶装进果汁的瓶子里,把果汁装进牛奶的瓶子里。外人看来,牛奶瓶子里依旧是牛奶,果汁瓶子里依旧是果汁,这中间,也只有牛奶和果汁才知道,在他们的瓶子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也许命运这么做,把牛奶和果汁互换了,是要得到什么特殊的结果。但是命运之中,无论金陵也好,萧楚也好,他们无论如何都不知道,命运在向他们展示了这样一个可以用可怕来形容的巨大玩笑后,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踏进大厅里,山征杨和卢涛正围在桌前。桌上一台四方通讯仪投出的七彩光芒,凝成一个人形。秀目丹唇,黑发如云,白衣如雪,那个叫做山晓楚的人。那个让金陵魂牵梦绕的人。金陵只觉大脑嗡的一声。※※※今日觉得浑身不对劲。我接通了山征杨,把连日来发生的事,除了发生在我自己身上、与我的真实身份有关的部分之外,详细地向山征杨诉说了一遍。四方通讯仪里,山征杨震惊地看着我。好半晌,他才道:“妹子,师尊曾多次告诉我要好生保护你,他有一次颇为隐晦的告诉我,你是天生的白莲之体,没想到你才离开了十几天,竟然已经过了雷劫。也许大哥现在该称呼你为白莲小仙女才对。”我道:“现在智元大师等要我跟去少林寺参加天机大会,可之前我要把玉阿姨她们安顿好。“山征杨道:“这包在大哥身上。上次让你独自离去,我现在还心中后怕,过一会你嫂子就到母星了,今日我和你嫂子一起去接你,顺便接上玉阿姨他们,成不?”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口里待要反驳,忽见影像里出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萧楚,不,应该是金陵。这死丫头当初可害得我好苦。虽然透过元神的觉悟,我已经了悟其中原委,心里还是有些怨怼,外加一些不知该如何面对她的窘迫。她现在可是装在原本我的身体里!心中一想,嘴就撅了起来。山征杨最了解他的这个晓楚妹妹,知道撅嘴意味着要耍小性子,忙道:“妹子,我不去,我不去还不成吗,就叫你嫂子一人去接你好了,然后我们一块到少林寺碰头。你可不许再发小姐脾气了哦……就这么说定了,拜拜。”未等我说话,啪,通讯仪影像消失。我苦笑一声,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山征杨自以为很了解我,可他哪知我在想什么。本来还想对金陵暗示一些东西的。我现在所在的白莲之体,距离完全能量化还差一步,我的计划是再磨练一段后回去,可是现在如果嫂子亲来的话,我就必须跟着了。因为,无论从山晓楚的角度来说,还是从萧楚的角度来说,我的这位嫂子都非比寻常。她的名字,叫薛丹,是山晓楚在凤栖家园最亲密的人之一。另外,她还可能是我所要找到的九个人中的一个,因为,山晓楚曾在一次无意中发现她的额头隐隐出现过一个十字印记。而且,根据山晓楚留下的记忆,既使是我的这位嫂子本人都不曾知道自己的额头会隐含着这么一个印记。※※※帐外,余定山等人正在和几位大师品茶闲聊,其它人三个一群,两个一伙,或席地而坐,或依在新搭就的帐篷上,也正谈得火热。我微蹙这眉头走出帐外的时候,余定山正在说着昨日晚上我的那个故事。只听余定山道:“楚楚姑娘着实厉害,她说得那么绘声绘色,我们不知为什么竟全部信以为真。想想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哪里还有什么放羊女啊。”玉阿姨在一边道:“妄你还是特种部队的队长,连这都不知吗?这个世界上确有以畜牧为生的人在。”玉阿姨看大家都被他吸引过来,接着道:“这二十多年来,我们将近两百多人走遍了北山周边三千公里范围内的地域,见过不知多少样式的人。在这些人里,就有这么一部分人,就真的以放牧为生。说他们返璞归真也罢,受不得约束也罢,倒也自由自在,过着神仙般清净自如的生活。楚楚给你们讲的那个故事大部分都是真实的,至少每年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都会碰到一位巴音大叔,那个望夫岗的名字,也是他起的呢。”看着玉阿姨的眼圈又要泛红的样子,智音大师转移了话题,道:“楚楚姑娘确实了得,要是那故事由老衲来讲,肯定你们听来,比佛经还要来的艰难。”我走出来,插话道:“大师此言差矣,几位大师都是佛道高深,要是那个故事由大师来说,定是字字奥理,又岂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理解得?”智音大师呵呵微笑,道:“姑娘这个高帽,老衲听来舒服,就受了。不知姑娘决定如何了么?”我最喜欢智音大师那种不虚不伪的气度,心里喜欢就直接出口,让赞美者也心里舒坦。我道:“大师有命,小女子岂敢不从?我已经想好了,即日就随大师等起身赴少林。而且,刚才我已和我家兄长通过信息,过得几个小时,我嫂子会随一艘船前来,一边接上玉阿姨她们,一边送我们到少林去。我兄长他们也会到少林和我们碰头的。”智元大师口喧佛号,道:“姑娘能随老僧等同去,老僧等又可以边品香茶,兼论天下了。捎带问一句,姑娘,你家嫂子可是那医皇之女吗?老僧久慕医皇盛名,今次能见医皇之女,也是殊缘啊。”我心道,这老和尚好像什么都知道,嫂子的身份世上知道的人并不多,既使是凤栖家园也只有父母、山征杨和我才知,也不知他们哪里知晓的。而且关于我的身份,看他们言辞间躲躲闪闪的,仿佛也有所了解。我道:“不错,嫂子薛丹正是当世医皇之女,是我在凤栖家园最要好的人啦。可是既使是我,也从未见过医皇呢。他老人家行踪飘忽,不知云游到哪里去了。”智元大师等,双手合什,白眉低垂,不再说话。余定山道:“姑娘,此去少林,我们这些人……”我看了看玉阿姨等,对余定山笑道:“队长大人我可吩咐不起,这可要看玉阿姨的意思了。”玉阿姨娥眉微蹙,不做言语,余定山愣住。我道:“我有个不情之请,还请余叔答应。”称呼忽然换成了余叔,余定山有些窘,他道:“姑娘,你……”我道:“余叔,你也该考虑考虑阿姨她们的想法。这么吧,今次到了少林后,请你和其它诸位叔叔先随阿姨她们到凤栖家园小休一阵。至于甚力大哥他们,我想请他们中一部分随我赴少林,其它人到母星各地查探一番。母神退后,母星的形式到底如何,我们心里还没有谱呢。”今何忘在旁边大呼道:“俺要去少林!听说少林的佛像都是金子做的,俺要去摸摸看。”众人猛笑。智元大师笑道:“少林寺当然欢迎今施主,只是寺内的佛像不是金铸,乃是泥塑。”余定山瞪了一眼今何忘,回首对智元大师道:“世人眼中土,高僧心上金。大师莫要顾忌这俗子言语。”他对我道:“姑娘,你这番安排倒是让我们百十多人心中惭愧。如此,我们就听从姑娘安排。甚力,你带二十二人随楚姑娘去少林,其它六十人分成六队,分别由明一勇、莫留心、安晓我、楚惊风、宋断、周开带队赴亚、非、欧、美、大洋和南极各州,着重注意各大家族势力及特异现象,随时往你们莫雨叔这里汇总。女孩子则随我们去凤栖家园。大家明白了吗?”余甚力等人纷纷起身,以标准的军姿,响亮的声音同时喊道:“明白!”今何忘在人群中很不协调地道:“余叔,那我呢?”余定山笑骂道:“废话,你这个惹祸精谁放心得下你四处乱跑。你不说你要去摸金子吗?”今何忘嗷嗷怪叫。今正还在那里为儿子洋洋自得,却被柳二娘狠狠地拧了一下。我静静地听着余定山的安排,想不到这么短时间内余定山就对这些人如此了解,不由得对他多了几分敬重。而余甚力他们出身军伍,这些年寻找父亲曾遇到无数磨难,也屡有奇遇,早就成长为一股绝不可小觑的力量,否则也不会在暗黑联盟里占上一席之地。道上人士送了他们队伍一个绰号,叫做“北荒隐”,可知他们神出鬼没的手段。此次,余定山将他们分别派出,想必也有进一步磨练他们的意思,好使以后他们每个人都能成为独当一面的人物。至此,我在无形之中第一次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部队,想必老爸萧追云知道了,也会为我而自豪吧。余定山沉吟了一下, 香港挂挂牌精选资料接着道:“甚力, 免费提供两码中特一会你带人将惊龙号及所有相关物件,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历史记录查询一并沉入土下藏好, 香港刘伯温平特一码也请姑娘将真空炉的封锁力量解开。待日后时机到时再做修理和启用。”我点头,余甚力则立刻带着十几个人先行去整理了。这时,小同扭扭捏捏地蹭到余定山身前,看着他的这位并不很老的爷爷,道:“爷爷,我的花能带着吗?”余定山看着这个和当初的余甚力几乎一般无二的孩子,柔声道:“小同,当然可以,爷爷也很喜欢看呢,带着吧。”小同欢呼一声跑开了。看着他无忧无虑的身影,余定山摇头苦笑:“我今年也不过三十八岁,却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孙子,想想都不可思议啊。”芒空师太道:“余施主一家人,乃至我等众人,皆是自古罕见的奇迹,时日久了自会适应过来。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见证了当今事态的巨大变化。”天青子笑道:“不错,不错,我等也算是活化石的一种啦。”众人莞尔。如此说说笑笑,转眼几个小时过去。间中我去把封印真空炉的斗气收了回来,余甚力等人也将大小飞艇、帐篷用具悉数送入惊龙号舱内。惊龙号刚刚在隆隆声响中沉入土里,我就收到了薛丹传来的信息。她们已经在路上了。山征杨毕竟不放心,还是和她一起过来,同来的还有莫幽兰等五个姐妹。我微微皱着眉头,沿着周围转了一圈。智元大师问道:“姑娘,怎么了?”我停下,仰头看着阴云汇聚的天空,口里道:“大师,你可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吗?”“哦?”“我从今日早起,心神就很不稳。可能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我想了想,飞速转身,对余定山道:“余叔,快快集合众人,女眷在内,男士在外成一大圈,另请十四位大师分列四周策应。”余定山一愣,随即吩咐下去,众人迅速集合。我的预感从来没有出过错,虽则命数使然,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可人有劫内劫外之说,无论如何不能由我而伤害到别人的身家性命。智元大师袈裟鼓动,沉声道:“姑娘,可知何方妖物?”我眼睛紧眯,细细品味,之后摇摇头,道:“我也不知,大师请就位吧,我要演阵了。”智元点头,高喧佛号,飞身后退。我缓缓回身,对集成一个大圆形的众人道:“很抱歉把大家集中到一起,我也不知待会会发生什么。但请切记一句话,在确定安全之前,诸位切勿踏出阵外。”冲智元大师点了点头,我后退一步。脚泛白光,身放黄芒,我口中低吟道:“太素之前,幽清寂寞……由无生有,太素始萌,萌而示兆,斯谓庞洪……万物成体,於是刚柔始分,清浊异位,天成於外而体阳,故圆以动,斯谓天机……天机锁魂·十四重门阵!”十四重门阵实际是精关的衍化阵法,只不过借助转接咒将控阵的主动权交给了阵中的十四重门,也就是十四位大师来主持。话音一落,电光忽起,以众人为心,逐渐沿着地面弯弯曲曲画出一个直径三十多米的八卦阵图。每画成一个阵脚,阵图都迸起向上的白光,当最后两对电光彼此对接之后,众人已经被围在一个巨大的光柱里面。我额头的问心珠离开额头冉冉地升起,在二十米高空吐出淡紫色光膜,成半球形和八卦阵图的外围对接上。而后,四青子飞出,化成嵌入光膜的铜镜,震天石入地,化为大阵外围石碑。随后是菩提八子暴成光团,列布八方。神剑镂光光华夺目,悬浮在半空正中央处。阵中十四位大师各个面目凝重,袍袖鼓风。天机锁魂大阵就是这点特别好,可以来打压对手,也可以用来保护己人,缺点就是必须功力极其高强者才可布阵控阵。一种空前凝重的气氛笼罩在众人心头,阵心处女眷们个个紧紧偎依,大人小孩不发一声。一百八十二名战士布成三圈,刀剑出鞘,武器上膛。平常最爱玩笑的今何忘与其老爹今正肃立在最外围,两父子同样的头发根根暴起,大刀指地,真如两尊天神一般。余定山、余甚力两父子则背束双手,眼放精芒,竟也是一般无二。第一回父子同时上阵,如此气概,如何不让众女眷心生震撼,又别有一股甜丝丝滋味在心头?十四位大师袍袖舞动,闭目垂眉,若不是他们周身隐隐缠动不休的气劲,众人真以为他们睡着了一般。来了!天上浓云翻滚,偶有电芒耀动。一道白色的光芒穿透浓云,随后一艘浑身雪白的飞船破云而出。那是山征杨专为薛丹定制的飞船“圣日雪莲号”,乃是活佛摩伽命名,专以方便薛丹行医的飞船。平时,圣日雪莲号都有护卫舰在旁边的,这次怎么不见了?我手心的四方通讯仪一阵光线跳动,映出山征杨诧异的脸色,香港九龙高手论坛精选资料他道:“妹子,你们排出这么一个阵势做什么,我……”我忽惊道:“大哥小心!”一道血芒从天而降,直直击打在飞船背上。“蓬!”就如一道血箭射穿了一只白天鹅一般,飞船被血芒透体而过。圣日雪莲号本就是民用飞船,哪如惊龙号那般禁打,外围的舱板顶多不过半米厚,而且为了美观还采用了大量的轻合金,内层中的魔玉合金不过三十厘米的厚度。这样的装甲既使是莫留心的肩抗死光炮也能打穿。飞船冒着浓烟,翻滚着往地面坠落下来。我身形一闪之间往飞船电掣飞去。又一道血芒从天而降,击在飞船尾部。剧烈的火光从飞船尾部迸出,真空炉被击中了!我口中怒喝,两片灿金光团抖手飞出,将飞船勉强包住,同时斜身上飘,直往隐身在黑云中的那个巨大黑影冲去。这时却有一道黑芒从另一个方向往缓缓坠地的飞船射去,而同时我又发现地面上天机阵旁黑烟滚滚,四个三余米高的狰狞黑影突现阵旁,正手吐红芒。“砰砰砰砰砰!”连绵巨响传来。飞船再次被击中,那黑芒竟破开了我护在船外的梦回斗气,再次击穿了飞船。三受重创的飞船砰的暴成一个火团。下面的大阵虽成功抗住四计红芒的重击,可外层的震天石碑崩碎了一半多,阵里的十四位大师身形猛摇,真气狂炽。阵外四道红芒又起,这回是直接击在光膜上被四道铜镜挡住。一阵青芒闪过之后,铜镜上已现裂纹。神剑镂光光芒大作,阵外石碑再度冉冉升起,青光漫射之际,已经开始反击。我心中含恨,知道自己被人骗离大阵,现在顾此失彼,进退失据。腰再扭,我急往化成一团烈火的圣日雪莲号射去。大阵倒是不非常担心,以十四位大师的能力加上神剑镂光,一时半刻还没有危险。倒是我的大哥和大嫂!轰!化成火团的飞船冲入地面,激起几十米高的飞扬尘土。我心里如受重击,身形猛地顿在百多米高的半空中。沙尘回落,一个直径两百余米的大坑中心,圣日雪莲号已化为一团焦黑的烂铁。格格格~~~蓬!烂铁崩出一个大洞,一个雪白的光团疾冲出来。山征杨眼含怒火,怀里拥着一人正是薛丹。只见薛丹嘴角噙血,脸色乌黑,气息已无。天机大阵周围的四个狰狞黑影忽然停止了攻击,身影一晃就如烟云般散去了。半空中乌云凝聚,一个五十余米高的庞大身影突现空中,牛角人身,阔口燎牙,手持巨刀,似是来自远古恶梦中的魔神。他的左右两侧,滚滚黑影蠕动,不片刻六个狰狞魔影现出影像。我顾不了许多,从山征杨手里抢过薛丹的身子,心窍振动,将水灵斗气倾倒黄河般注入薛丹的脉穴筋骨之中。过了好片刻,我的水灵斗气竟一一返回我的身体,薛丹脸上黑气更重,心脏血脉竟全部停止了跳动!我骇然收手。山征杨眼中含泪,痴然盯着薛丹的面庞,道:“混元魔气,混元魔气……”我抱起薛丹,飞掠往天机大阵,将她放入阵中。山征杨一步不离得跟着我,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薛丹的面庞,嘴里那四个字来回念个不停。我心中大痛,低低对山征杨道:“大哥,你要好生护在这里,大嫂应劫而来,生死存灭皆有天命。要是因为你的糊涂坏了大嫂的修行,我唯你是问!”山征杨悚然大惊,待要细问,我已穿阵而出。心念稍动时,阵外石碑上隐隐出现层层的黄芒。我升至阵上两百米左右的高度,对上那自出现后就一直冷冷旁观的巨大魔神。我对逝之沙道:“此次,我可能要借用您的力量了。”逝之沙道:“你是要……”我轻轻点了点头。强压住怒火,我对前方魔神道:“谢谢你。”魔神背后黑云一涨一缩,良久,他如重锤般的声音贯入耳鼓:“不必。”下面众人个个愕然,我竟然谢他?只有几位大师似有所悟,闭目不语。造神五步,聚能、回神、成胎、炼魂和雷劫。薛丹估计已经过了回神一步,即将成胎。当初我成胎之时,是藉水性莲体,炼火下元神,亦即水火交铸,天人相融。而薛丹就不同,她乃是圣灵使者,欲成神胎,需藉死气盘桓,炼生机元神,亦即生死相束,圣邪相融。应劫的劫字,就在这个死字上。薛丹是必死的,至于她能否死而复生,就看她气机是否旺盛,元神是否稳固了。一切皆是命数。有应劫者,自有助劫者。此魔神,即助劫者一。故,我道谢。我道:“北山,墓型,你家?”魔神背后黑云扇动,他怒极大笑:“我家?哈哈哈哈……”笑声惨厉至极,魔功狂震,既使下方天机大阵中众人也被震得嘴角渗血,直到镂光神剑光芒激射,将阵外光膜加厚了几层,众人才稍有缓解。此等魔神如斯强大,如何对抗?笑声倏停,魔神阴冷道:“我被镇于北山之下五千年,你是第一个敢说此地我家者。”我道:“何人何能,竟能说动你甘为奴仆?”魔神眼中黑芒暴射,森冷道:“我非奴仆,无人可让本尊甘为奴仆!我只要这片大地!”他顿了顿,接着阴狠狠道:“丫头,别以为你炼成了元能,本尊就怕了你。”我笑道:“这片大地,不是你的吗?”魔神一愣,眼中黑芒转红,红芒转黑,变个不停。良久,他道:“大地是我所有。”我道:“错。”我俯视着大地,道:“非是大地为你所有,而是你即大地。”大阵里的众人皆是身形狂震,不知我所言何事。魔神又沉思良久。我静静地等着。下方大阵里众人都仰首上望,只有山征杨一个闭目盘膝,头顶莲气荫蕴,似是不闻外物。突遭大变,山征杨也晋入回神一步了!魔神又道,此时口气已不复刚才般血厉阴森:“可惜天不允我。”我缓缓道:“我助你。”魔神声音又趋高亢:“哼!五千年前,黄帝即借口助我得天,却散我四肢于天下,镇我元神于北山!时至今日,伏羲氏灵能异境依旧高悬北山之极。助我得天?蚩尤虽鲁,却不二次犯错。”众人心头再震,这魔神竟是远古凶神蚩尤!我似乎听不见他咆哮大吼中的怒气,道:“天可得吗?”见他愕然,又道:“天只可顺,而不可得,蚩尤静卧五千年,难道依旧想不通其中道理?”蚩尤冷冷地看着我,道:“本尊逆天已久,只想得天,不想顺天,又待如何?”我道:“蚩尤神本为大地育化而生,逆天岂非逆己?”蚩尤道:“大地万物夺我生机。万物长一分,我必短一分。我逆天,只为己生。”我道:“蚩尤神苏醒多少春秋?”蚩尤冷笑,道:“万余。”我道:“既然已万余年,想必蚩尤神大道已成。是问蚩尤神,天地有尽吗?”蚩尤缓缓道:“天地无尽。”我道:“生机有穷吗?”蚩尤道:“生机无穷。”我道:“天地生机九亿亿重,无有穷尽,何来此消彼长之理?心障尔。”蚩尤沉思半晌,冷笑道:“小丫头无需再来狡辩。我逆天行事万余载,其中快事岂是你能领会得?今次,我将尽吸你的元能,权做本尊出山祭旗之用。”我心中好笑,接着道:“先不说你能否吸取我的元能,暂且说说那个鼓动你出山的人吧。你以为破了九子连环,诸生尽墨后,这大地就是你的了吗?只怕是到时你压镇未出的元神也成了那人的腹中美食。”蚩尤仰头狂笑。我道:“连我都看得出你这北山的玄虚,你以为那个人还看不出吗?”手中一个斗大的看似不起眼的光球出现,直往三千多米远处阴山侧翼的一座山峰飞去。轰!石屑飞扬,铺天盖地,远方的山峰蓦地化成万道芒光爆裂开来,轰天气浪咆哮而起。那颗看似小小的光球,竟将整整一座山峰削成了平地!面前的蚩尤忽然狂吼,头上右牛角硬生生被折成粉碎,血光飞溅。我目光森冷地看着眼前又惊又恨的蚩尤,道:“好话已经说尽,你蚩尤兀自执迷不悟。不消半个时辰,本仙子即可将方圆三千里北山所有的山峰通通夷为平地。到那时,你血躯崩碎,元神破灭,可别怪本仙子手下无情。”蚩尤口中有若牛吼,他森冷道:“本尊最受不得别人的威胁,你若能半个小时毁灭北山,我却能一分钟内将下面这小阵里的凡人踩成肉靡。”我笑道:“是么?那你试试看啊?”口中开始低低吟唱:“日落于悲谷,亦息于昆仑。月隐于大荒,亦悬于虞泉。……神仙即难忘忧,天地竟与失色。兆化万物于趋疾,森罗生机于没落。故吾无极,唤醒灭缺。天断·大灭绝令。”蚩尤惊惧地后退着,我所念出的这段咒文,虽冗长,却字字惊心,句句撼魄。大灭绝令?!识海里的逝之沙迸射出万道光芒,大地随即响应。只见远远近近无数到光芒破土而出,如天网般射入逝之沙内。一时间,满眼都是望之不尽的光芒。一粒粒的光球从我身体里悬浮而出,缓缓往天上升去。光球越凝越多,最后已汇成一缕光球之河,汪汪洋洋地笼在我上下周边。每一粒,都该拥有刚才开山的力量。下方智元大师等看到此等阵势,真以为我要来个大灭绝,一个个跌伽打坐,口中高喧佛号不已。蚩尤心中大骇,如此多的光球,哪需半小时,只需几分钟就能将北山诸峰悉数催平。我轻轻抚着身边的光球,对蚩尤道:“蚩尤神,十几秒钟后,这些灭缺光球将不为我所控制,它们会分别寻找一个像样的山头,然后,俯冲下去……十,九,八……”蚩尤大惊,北山若平,任他万年修行也悉数破灭。他疾道:“白莲仙子,蚩尤服啦,即刻归隐,请仙子收起大灭绝令吧!”他身影飘摇,显是已经极为激动。我道:“莫来耍什么花样,五,四……”蚩尤手中巨刀砰地化成碎片,双手抱胸,道:“蚩尤自此谨尊仙子令喻,有生之年,再也不敢做他想了。”我手一招,往上悬浮的无数光球倏地静住。我道:“当真?”蚩尤恭谨道:“当真。”我道:“蚩尤神乃万寿大神,说话自当算数。那么就饶你这次。”天上光球缓缓回落,一粒粒收入逝之沙内,我边收边道:“蚩尤神,你本是大地育化而成,只因万物别有生机,你心生怨怼,由怨而生恨,由恨而生煞,煞气轮回助长怨怼,造成你与万物隔膜。殊不知万物本是你体上之肤,心上之肉,你为甚不能了悟?三山五岳众神合力对抗于你,黄帝禀天地之命镇你元神,皆是冀求千年静思得以平息你心中苦结,你为甚不能理解?生杀予夺真的有如斯乐趣吗?愿此次你回归北山,静心思虑。待结怨化开,大地上异魔驱尽之日,我自当设法解锁天机,还你自由。你须知,不仅灵能异境如高悬之剑锁你元神,大地下更深藏九座远古神殿,岂是你一己之力可以抗拒得?”大灭绝令已经收束干净,蚩尤则听得面如死灰。好半晌,他忽然抬起头来,道:“仙子,我还是没有死心……”话未说完,竟化作一道黑芒,拳影滔滔,直往我身前印来。下方众人大惊失色,都没有想到这蚩尤在这个时候出而反尔,一个个目瞪口呆。只有山征杨一个在那里面露浅笑,似有所悟。我暗笑,就知道这蚩尤完了会来这么一手,可惜,他遇到的是我,最不惧对手的奸诈。蓦地,一个比他还要大上一倍的巨大身影凭空出现在我身前。那巨大身影,由缓及快对上蚩尤的拳影,篷篷蓬巨响中,黑红两色光波四处飞溅,只是那余波就触石碎石,触土成灰。好在众人躲在天机大阵中,否则那光波就足以令众人粉身碎骨不知多少回。疏忽间,巨响停止,天上的光芒烟尘散去。众人这时才发觉,蚩尤已被那鼎天巨人凌空握住脖颈,四肢颤动不已。只见那巨人道:“万年小神,也敢如此在仙子面前放肆!今次就看在仙子面上放你一马,下次再叫本神遇见,定要彻底毁灭你的元神!哼!”砰的一声巨响,蚩尤被丢在地上。半空中的巨人也缓缓淡去。眼尖者,能看到我的身下曾出现一个血红的七角星芒阵。不错,那巨人就是血炎。我低头俯视,柔声对蚩尤道:“蚩尤神,这次,你可心平了吗?”蚩尤仰天长叹一声,缓缓坐起,道:“这是何苦来由,静卧山中享那清福多好,刚出来就折了这么大一个跟头。仙子,蚩尤死心了。自此,蚩尤心结未开之日,必定永不再出山门。多谢仙子手下留情,蚩尤告辞……”看着蚩尤的身体逐渐化成一堆坐卧状的山石,我也从空中缓缓降落下来。落在地上后,转身刚走两步,脚腕一软,扑通就坐倒在地上。众人纷纷从阵中冲出,我则对识海中的逝之沙道:“这场戏排的也不错嘛。”然后终忍不住哈哈大笑。众人围拢过来,天青子问道:“仙子……嘿嘿……姑娘为何如此发笑?”我瘫软在若虚师太的怀里,无力地抬起右手,一粒粒和方才一般无二的光球脱手而出,把众人吓得纷纷退避。这等厉害的光球,足以平山裂地,谁不惊惧。我嗤嗤笑道:“别怕啦,这是假的,不信你们摸摸看,还是温热的呢,哈哈哈……”天青子万分小心地摸了一把,果然温温的,刚一触碰,光球啪地碎成了一球光点。天青子道:“那你的那大灭绝令?”我笑道:“也是假的啦,乃是我编凑出来骇人的。世上哪有那么长的临阵咒文,咒还没念完,人都死好几次了。”智音大师恍然大悟,他也笑道:“好你个小姑娘,害得老和尚为北山苍生白白念了一回往生咒。却原来,哈哈哈……”今何忘摆摆大头,道:“姑娘,那第一颗怎么恁是厉害,这一个……”我笑道:“第一个我把能量压缩了一百余倍,否则哪能有如斯威力。后一回,满天的光球都是如我刚才所出的那个一样,是假的,吓人的。没想倒蚩尤神妄生万年,也被骗倒了。”事实上,那第一个斗气球里倾注了我整个身体所能包含斗气的一百余倍,也就是说逝之沙一重一重地往斗气球里补入斗气,每一次都和我全身所含斗气同等容量,那一个看似不显眼的小球里整整被逝之沙补了一百余重。若无逝之沙,我哪能做出这样的创举。蚩尤毕竟为万年的神灵,我这刚刚出道的小神,不靠歪门邪道哪里能压住他。最后还不是靠血炎的一轮猛击,将蚩尤最后折服。今何忘又道:“那后来出现的那个大个子……”智元大师拦住他的话头,对我道:“姑娘,你元能大耗,急需休息,暂且打坐一会。老僧要去看看那薛丹施主。”我点头致谢,盘膝坐起,刚静了一静,心里就无论如何都静不下来了。我那嫂子,还有摔成一团烂铁的飞船上不见踪迹的莫幽兰五姐妹,她们怎么样了?

原标题:NBA2K:离开湖人后的球哥,中投依旧惨不忍睹,越来越像隆多

原标题:玩法从吃鸡变成团队射击,这就是亚马逊的首款自研3A游戏

  福彩3D第2020073期开出试机号为224,奖号为685。组选类型为:组六,号码大小比为3:0,奇偶比为1:2。

,,香港一肖中特论坛

Powered by 香港九龙高手论坛精选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